Neverland

❤沉迷音乐剧❤

私人领地#兔子窝

▽一流的空想家
▽二流的小写手
▽三流的涂鸦痴
▽不晒大概会死星人
▷手工业是一辈子的修行。

_ε(:з」∠)o_

刀剑乱舞音乐剧【一】阿津賀志山異聞2018※巴里※

——18.7.15


我之前未曾想过演员的成长会给我留下如此之深的印象,

某种意义上,观者也是舞台的一部分啊。


之前在刀音4的大千秋上看到公布了刀音1再演的消息,虽然并不是我期待的结果,但是作为一个相信缘分的人,而且我对义经公(荒木先生)非常有好感,很想再看他一眼也想着既然也是顺路,不如就打个超高校级的酱油吧。

其实直到出行前一个月,还是亦步亦趋担心是否能成行……毕竟巴黎这个地方的评价令人担忧。

所幸通过朋友的介绍搭到了一位小伙伴~之后签证等也是较为顺利哒,直到14日。


14日突然官推发布消息,小狐丸役北园涼因病而缺席,只能声音登台的消息。

实话说,起床刷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脑内空白了一会,因为我无法想象……

我看过大大小小国内外各种戏,因为有B卡C卡甚至超级替补的关系,从来都不存在角色无人来演的情况。同行友人说她看过这样的情况,就是相当于舞台直接空掉一部分,这个角色的位置留着聚光灯……我努力想象了一番,但还是很难理解。


15日当日,午场,拉开幕布。

松田先生带着所有主演以及助演们对北园先生未能登场一事做出声明,松田先生和茅野先生均着西装出席,十分庄重,然后北园先生从舞台后方走至舞台中央,本人作出声明时一度哽咽,所幸外观看上去还是比较精神的……但是在走下台前肉眼可见脸上涨红,虽然带着黑框眼镜看不出神色,但是让人感觉十分难过。

作为一个路人都不禁心揪,想想前几天的EXPO还出席的呢,世事难料啊。

所以珍惜每一次舞台吧,每一次都是独一无二,不可重来。

(晚场则是一开始就站在舞台上作出声明,情绪较为稳定。)


  • 舞台。

还是那熟悉的那鸟居构图,长阶梯。

但是灯光非常棒,虽然只看过第一部时的DVD,无从比较现场,但是就再演的现场来看,非常优秀。在前奏叮咚后,聚焦在舞台的两束波纹光斑会向观众席呼啸而去,顿时就有种引接之感。


  • 剧。

三日月在背景灰白天空之下手持莲花,拾步而下。

且歌且吟。

仿佛第四部时无数次送莲的一次驿站。

最后把莲花轻放舞台中央后离开,在离去之前停顿了一会,仿佛被金枪戎马之声所惊觉。

而义经公在舞台右上方彷徨踱步,数位士兵围其而攻。

狼狈且疲惫,却仍旧能拿出一代源氏将领之姿绝地反击,而弁庆身架数兵登场时……这两位的互动我该如何形容呢,这是经历过数次战役帮助兄长拿下天下的义经公,这也是为了救主而仗责主上的弁庆啊。

增加了一段泰衡和义经公一段打斗,听到泰衡还在喊“义经公”也是唏嘘。最后两人抵刀抗张时把三日月放置的莲花挑起扔向观众席。两人明明交情至切却需殊死搏斗,泰衡几次哽咽,最后义经公放他一命,泰衡以武士之礼退走。

虽然最后的结果仍是……

弁庆背腹受敌一夫当关,站往生之姿赴向黄泉。

一代天骄义经公,自刀吻而亡。


我该怎么形容呢,弁庆自第四部去掉包头布后,这一部也同样如此的造型,较之记忆中的第一部要形象上更为粗犷也更为豪放,而义经公在自杀前长达数十秒的沉默啊……生如夏花,却不得善终。

又及这样的主仆情,如父如子。作为一个源氏厨我真是感慨良多……

比年前所观剧时羁绊感更为强烈了呢。


刀剣乱舞 强く强く

之后是主题曲登场,五块显示屏显示刀剑后,移走后显形刀剑的肉体之姿……

但是左上角那一块是空着的啊,空着的啊!

聚光灯依旧尽责地跟着所有人的步伐移动,每人一句台词,轮到小狐丸的那句……声音从舞台后方传来,我突然就忍不住掉眼泪,哎。

……就突然觉得舞台真是空旷的可怕啊。

后面有一段失忆,实在没办法,这一段我实在是没有看向舞台的勇气,两场皆是如此,控制自己的眼神不要往后方移去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

尤其是角色个人SOLO杀阵,整个舞台那么高的显示屏啊播放着角色多方位攻击视角,明明屏幕里有着小狐丸,但是舞台上只有溯行军对着空气斩击,聚光灯下空无一人。

唉。空无一人。

虽然友人已经给我打了不少预防针,我也知道享受舞台才是他们想要的,但是这一关我大概是过不了这个坎了,堪称阴影。


说点开心的,清光很可爱,不愧是单骑过的清光,对舞台的控场简直是驾轻就熟,在审公布他是队长的那一刻,克制自己兴高采烈的小表情让观者也忍不住跟着乐呵,撒娇说三条那群人才不会听我话,甚至一脸灰暗表示是不是讨厌我才给我这样苦差的小模样真是……

路人也忍不住说,超可爱。


爷爷和大狐狸的内番变成了小锻治共演。

麻璃央力道太到位了,我没什么可挑剔的,但是十分可惜北园先生只能声音出演,对我来说这一段是有缺憾的,不完整。真希望还能看到两人身穿戏服再演啊。

之前就觉得三条组这几位经过三年时光,两次舞台共演,这几位呈现的互动感真是太棒 。

接着是小今剑和岩融的手合,蹦蹦跳跳的小今剑真像一只小兔子,在台阶上也能如此矫健啊。

手合结束后不出意外是今剑的胜利,今剑抱怨了一下都怪岩融让他等了太久,岩融修整姿势十分抱歉地低下头说久等了,抱歉啊。也是看出了这位铁汉柔情的一面,心细的一面。

所以说这些舞台的细节啊,这是个会在今剑踏出无可挽回一步前就算被攻击也要挡在其之前大喊这不是你的错的岩融啊。今剑也是立刻就卖萌改变了沉重的气氛,这两位的互动啊。


石切丸出场告知下一个战役场所为阿津山,岩融是收敛姿态立刻调整而今剑则是陷入梦魔中片刻……幸亏两人能相互扶持啊。


出阵前的准备也是个十分爆笑的段落。

清光早早等待后,谁都没来,于是缓缓巡视一圈后,笑容逐渐僵硬.JPG

爷爷拿着点心和茶杯就笃悠悠席地而坐品茶,清光简直一脸无语,岩今的肩骑也是保留节目,小狐丸的公主抱游戏语音放在这里也是十分可爱。

特别搞笑的是石切丸,这次PAPA的机动真是被黑到历史新高,从声音由远至近慢慢传来,清光从原地转圈等到不耐烦去后台抓人,PAPA被抓出来后还是一脸慈祥的面容十分入戏啦。

还要帮清光画画像,这应该是继承了三百年剧组后的保留习惯吧。

(不过15日夜场,掏了半天兜没有带笔就很自然地作罢啦。这应该可以说是舞台小事故了,但是演员的表现非常自然啊,控场真好啊。)

然后爷爷给清光分食了小点心后……说到这就想到了真剑祭爷爷分果果吃呢。就着包装纸折起了千纸鹤……老人家您过了啊!

清光狠狠吐槽这样编队到底行不行之后,骑马的骑马,玩耍的玩耍,各管各的,清光要带队一整个三条家失智老年人团……辛苦了,咳咳。


而为岩融解惑而唱的这首星星多,感觉曲子更加偏向三日月主导一些。

两人之间的打斗也没有那么莫名其妙,显得更为合理了。


然后这一部我特别想吹爆义经公!

其实这里的义经公已经是被腐蚀了,暗堕了。但还是保留自己的神智。

前后之间语调的反差真是太棒了,前言那种阴冷不恭的声调,后者意识到不对时带有一丝惊慌的颤音,把握的非常贴切,拿捏的恰到好处。

而且那种呆直的眼神,脖子一抽一抽宛如丧尸般的姿态哦。

更何况这次舞台总算拿掉那把LED巨丑无比的大刀了,万幸万幸。这次是正常的刀剑,但是由于打光的关系,会泛着丝丝绿光,义经公在神智清醒后为了强行压下这股邪气,把刀柄抵地,刀鞘逆向而收,负隅顽抗的行为着实令人心痛啊。

但是在失智前后对于源赖朝的称呼始终是“兄长大人”啊。

插播一段小今剑吹箫披着纱衣潜入阵营,这次不是和士兵相搏而是和溯行军对阵了呢。

之后义经公再次与兄长相对,声声质问,而赖朝只是一味否定却不作解释。

这里出场的泰衡也可以看出已经完全失了智,只是一个神经质的士卒了呢……

小今剑登场打断了这样危险的气氛。

我觉得不是今剑突然登场的打断……也许义经公就此完全暗堕弑杀了赖朝也说不定。

不过这里今剑看到原主时的兴奋真是,差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啊,哎。

(联想了一下刀音4时今剑自报家门而不被识时强忍得泪水啊……)


弁庆与小今剑的剧情也非常可爱,一口一个黄两小儿,两人打打闹闹,小今剑抢走佛珠上蹿下跳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然后弁庆说今剑很有少主小时候的样子,今剑开心的直接在台阶上融化,一格格楼梯滑下来。完全当作是赞美了呢。


清光和石切丸之间的对谈也变得更为合理了,说来也是奇怪。

剧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合理了……

只能说是演员自身的魅力补全了剧情的缺失吧。

但是一些细节的衍生又有种细思极恐之感……希望不要搞事。

义经公已经被拿出来刷过两次了,我好担心下部会不会搞源氏兄弟哦,哦,哦哟。

特别值得瞩目的是义经公完全暗堕化是从右眼灰白的僵硬骨面到一张狰狞的鬼面披头的银发,我认为很有一种天狗之感。舞台装束考究多了。


二部。

这次的打歌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巴黎远征的关系,衣着是比较偏宫廷款的式样,显得人特别腰窄腿长,小今剑还是保留了小红鞋真是太棒啦。

虽然很可惜看不到小狐丸的二部服装。

歌换了很多,人类曲好好好,每次看到原主打太鼓就特别热血呜呜,这次也是在弁庆推出太鼓时,台下好多妹妹在喊弁庆SAMA~!嗯,可爱。


  • 剧场周边相关。

乱。两个字,太乱。

演出前一个小时堪堪开物贩怎么可能满足的了那么多人的需要,而且还提前解散了队伍让大家不要排。

辛亏我坐的是花道,中场跑出来还是比较快的,但是跑出来之后看到售物台面前完全没有队伍可言,都是挤在台前……

剧场音响不错,虽然仅开放一层大概九百多个位子,除去远征的贵妇团1/3人数,剧场内座椅还是坐的挺满当,起码九成是有的。

而且前后有舞台摄像机,我猜巴里场也许会作为一个配信特典什么的。

剧场内鱼龙混杂,什么肤色人种,年龄阶段都有,穿cos服的吧……我不是很懂穿着鸣狐、髭切和这部有什么关系??只能说老外表达喜爱的方式比较特别……

盗摄在客降环节有,但是工作人员没说什么,也就不敢吱声了。

场内的确满嗨的,还有嚎叫夹杂其中,每次都是三谢以上,最后一次还全体起立。

比较感动的是,在二部中有一首爷狐合唱,由于北园先生不能真身上台,一开始全场都是打着蓝光,直到北园先生的声音一出现,场内陆续就打起了黄色的call。

等夜场这首歌的时候在还未唱就已经是黄蓝灯光交相辉映了……非常感动。

又及两场谢幕后,大家从舞台上挥手告别后,全场观众席亮起黄灯送别北园先生离开……夜场时,北园先生还在出口前停下鞠了一躬。


  • 其他说说。

因为自己是个高度近视,医生的嘱咐我也是听了不少,比如坐过山车我的视网膜是有被剥离的危险的……所以说不担心是假的,希望恢复良好,早日能看到北园狐登台,如果可以,希望真剑祭再见了,希望三条家一直是整整齐齐的。

总的来说,这次远征,剧本上没有给我太多出乎意料,改编的也是可圈可点。但是演员们的集体表现太好了,都比我在年前看到的有进步,对自己说角色拿捏更为出神入化,对于剧本也有自己的思考在其中。


非常开心。

期待再一次相遇。






评论
热度(2)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